近期有人冒充我公司網站進行非法活動(以郵遞合同、電話、貨到付款等未見面方式詐騙)特告知大家注意本公司的唯一官方網站為www.alja.icu,如有疑問請咨詢010-65183090 65184660 15901112986 鄭重提示:凡與我公司有關的任何業務,如果不是在公司本部簽署,未經總公司確認,均有不法分子詐騙的可能,本公司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敬請廣大藏友提高警惕,避免網上匯款轉賬,造成財物損失。總公司核實電話:65184660
 

中國古代繪畫藝術的鑒賞

    在人類早期活動中,文字還遠未形成以前,就已有了繪畫的萌芽。大約在距今八千年左右的新石器時代,我們的祖先就開始在彩色陶器上畫上各種圖案花紋,或一些動物的形象。把過去的歷史記載和近年來考古發掘中出上的文物對照來看,我國的繪畫藝術在戰國時期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最突出的例子便是1949年在湖南省長沙市陳家大山楚墓中出土的一幗晚周帛畫。畫著一個側身而立的細腰長裳的女子,合掌敬禮,左上方為乘龍跨鳳升天之像。畫家運用細勁有力的線條,生動地描繪了儀態端莊的女子,矯健騰飛的龍鳳,表現了作者杰出的藝術才能。但漢以前的繪畫,筆墨簡略,構圖還未臻復雜。
秦漢時代,對畫工和畫家作了不少記述。漢元帝時的御用畫工毛延壽,就是一個很好的肖像畫家,把人物的像貌和年齡特質都能畫得很逼真。同時漢代石刻如畫像石、畫像磚等,存世很多,所以漢代又可以石刻藝術為其特征。另外在遼寧的遼陽、營城子,河北望都等地發現許多漢墓壁畫,說明漢朝的壁畫也開始盛行。從漢墓壁畫的表現手法和特點來看,大都以樸實的墨線,勾出形象的輪廓,然后用朱、青、黃等明快的原色加以點染,具有技法古拙而風格鮮明的特點。
東晉時期顧愷之的《文史箴圖》,是為西晉詩人張華《女史箴》一文作的幾段插圖,在我國是最早的卷軸繪畫,在中國和世界畫史上都有著重要的意義。魏晉南北時期,是中國文化藝術的勃興期。曹不興、衛協、顧愷之、陸探微、張僧西等大畫家,蔚然并起,他們繼承秦漢藝術的傳統,并大大發揚創造,后人對他們的評語是:“張得其肉,陸得其骨,顧得其神。”說明三人各有其獨特的繪畫風格。顧畫中的線條,具有連綿不斷、悠緩自然、非常勻和的特點。歷代畫家稱顧的用筆“緊勁連綿”,如“春蠶吐絲”或是“青云浮空,流水行地”。陸是顧的學生,畫中的線條有連綿不斷之狀,而被人稱為“一筆畫”。從文獻記載獲知張僧繇作畫時,“筆才一二,像已應焉,”有點像后來的速寫法,后來人將此種畫法與顧、陸連綿不絕的一筆畫加以比較,則形成了“疏體”與“密體”兩畫派。同時隨著佛教的傳入,他們又受外來藝術的影響,宮廷、殿堂、寺院中的壁畫大大的超過了漢代。藝術表現手法和繪畫題材也更加豐富多彩。花鳥畫正在興起,人物形像描寫已達到較高的成就。山水畫雖說已開始出現,但山水樹石還很稚拙,它們作為人物的背景時,比例和處理上都不很恰當。如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卷一中說:
其畫山水,則群峰若若點鈿飾犀櫛,或水不容泛,或人大于山;其列植之狀,則若伸臂布指。
此外在兩晉南北朝時期,隨著繪畫藝術的繁榮和發展,繪畫的收藏、欣賞、評論之風也日益興盛,產生了第一批系統的繪畫理論著述。其中南齊畫家謝赫的《古畫品錄<)是我國現存的一部最早繪畫理論著作。書中對魏晉至南齊的二十七個畫家分作六品加以評論,書前序中提出的“六法論”,即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轉移模寫,成為我國歷代繪畫批評與繪畫創作所遵循的準則,一千多年來,對我國繪畫創作和繪畫理論批評發生了很大的影響。
魏晉南北朝繪畫的高度成就,為我國唐宋時代藝術高潮的到來打下了深厚的基礎。隋唐時期,在我國古代繪畫發展史上是一個光彩奪目的階段。特別是唐代為我國文化藝術史揭開了光輝的一頁,在世界文化史上閃爍著金光。在封建社會的上升時期,隨著唐代國勢強大,經濟發展,文化也出現了繁榮的景象。文學有韓愈、柳宗元等;詩歌有李白、杜甫等;書法有歐陽詢、褚遂良、虞世南、顏真卿、柳公權、張旭、懷素等等;繪畫有閻立本、李思訓、吳道子、王維、韓干、周昉、邊鸞等;雕塑有楊惠之。隋唐時期的著名畫家,據記載有二百多人,真是大家輩出,繁星滿天,形成了我國古代文化的光輝燦爛時期。主要表現有四個方面:
1.繪畫的題材廣泛唐代的繪畫藝術,從題材范圍上來說,大大地突破了過去宗教題材的束縛。描寫貴族婦女生活的仕女畫,特別是適應統治階級和士大夫審美趣味的山水畫和花鳥畫發展起來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山水畫已經從過去主要作為人物背景的陪襯,而發展成為一個獨立的畫科,出現了像李思訓、王維那樣杰出的山水畫家。同時花鳥畫也開始興起。當時能畫花鳥一類著名的畫家,已有二十多人。其中以唐代晚期的邊鸞和刁光胤最為著名。邊擅長畫孔雀、折枝花卉、蜂、蝶和各種名貴花卉禽鳥。刁善畫竹石、禽鳥、貓、兔,畫花鳥最為精美。此外還出現了許多善于畫某一類題材的畫家,如曹霸和韓干善于畫馬,戴嵩善于畫牛,薛稷善于畫鶴,李漸善于畫虎,盧弁善于畫貓,馮紹正善于畫龍,姜皎善于畫鷹,李逖善于畫昆蟲,蕭悅善于畫竹等等。繪畫藝術中這種專題分科的現象,充分說明了唐代繪畫題材范圍的進一步擴大和畫家描繪現實生活的能力有了迅速的提高。
2.繪畫藝術的風格豐富多彩在唐代,即使是畫同一種題材,也呈現出各種不同風格。例如吳道子的山水畫顯然有別于李思訓的山水畫,李思訓的“青綠山水”工細嚴整,細如毫發,屬于“工筆”畫。吳道子的山水超脫酣放,饒有清新的意境,屬于“寫意”畫。閻立本和張萱、周昉的人物畫也有明顯的區別。他們盡管風格不同,又都具有共同的時代特點。這種特點主要表現在形象豐腴而瑰麗,結構豪華而緊湊,色彩絢爛而調合,曲眉豐頰,濃麗多姿,臉龐都是胖胖的,永泰公主墓、章懷太子墓、懿德太子墓中的壁畫人物更是如此,表現了一種健康奮發的時代精神,使人一看便知道這是唐代的作品。
3.唐代繪畫在創作方法和表現技巧方面有顯著進步盛唐以前勾的線條無論在人物或山樹中,用筆大都沒有或極少頓挫。山石樹干亦無皴法,又大都填以青綠重色,涂染勻凈,較少變化。在晚唐孫位《高逸圖》的布景中,已能見到皴染周密的樹石了。同時許多畫家都注意寫生,一方面以大自然為師,另方面依靠自己對大自然的切身感受。尤其是盛唐時期著名的山水畫家張瘧所說的“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創作思想,成了后代畫家進行藝術創造的箴言。在繪畫表現技巧方面,人物畫中所表現的人體解剖知識,山水畫和樓閣畫中處理空間遠近的方法,以及吳道子等名畫家運用線條刻劃形象的特點等等,都是唐代繪畫藝術的一種重要發展。
4、繪畫理論的著述根據文獻記載唐代流傳下來的理論著作,計有二十多種,重要的著作如張彥遠《歷代名畫記》、李嗣真的《后畫品》、彥棕的《后畫錄》、裴孝源《貞觀公私畫史>朱景玄的《唐代名畫錄》等。其中以《歷代名畫記》價值最大,是我國繪畫理論的一本重要著作。
五代的繪畫藝術上承唐朝余脈,下開宋代新風。可分作三個地區來敘述。
1.中原地區這個地區由于戰亂頻繁,許多畫家為了逃避戰亂,隱居深山不出,用畢生的精力去畫山水,以此來表達他們對生活的理解和希望,因此這個地區的山水畫的發展特別迅速。荊浩和關同(皆為后梁人)就是這一地區的代表。他倆以墨筆勾皴渲染的“全境”山水畫,有的略加淡色,大變前代青綠勾填之法。同時他們對水墨的運用,可說是進入了一個成熟的階段。
2.西蜀地區這一區的經濟條件比較優越,戰亂少,中原地區的一些畫家在唐末、五代初去西蜀地區避難的很多,再加上西蜀政權首先在宮廷里設立“圖畫院”,對聚集畫家和推動繪畫藝術的發展,起著顯著的作用。由于這些原因,西蜀地區就成為當時繪畫藝術活動的中心。山水畫,尤其是花鳥畫在這里有了很大的發展。黃筌、黃居記父子和南唐徐熙在這方面的成就最大,最突出,成為我國古代花鳥畫中兩個主要的流派。黃筌的繪畫風格一向以富麗工巧為其特點。先用極細而不太濃的墨線勾勒出物體的部位和輪廓,然后填以色彩。這種畫法,一般稱之為“勾勒法”。黃筌的兒子居寶、居讬都繼承了這這種畫法,而形成了花鳥畫中的所謂“黃體”。徐熙的繪畫風格樸素自然,然后略施色彩。也就是說,以線條墨色為主,設色技法為輔,并且講究線條和色彩的互相結合,不使線條為色彩所掩沒。這種畫風,后世稱為“徐體”。因此當時人們評論說:“黃家富貴,徐熙野逸”。但是,徐熙的這種注重“筆法”而輕于色彩的畫法,到了他的孫子崇嗣等人手里,由于受到黃筌畫派的影響,而產生了花鳥畫法中的“沒骨法”,即不用墨色勾勒出物象的骨干和輪廓,而直接用彩色來繪畫。
3.江南地區的南唐這個地區和西蜀一樣有優越的自然條件,受戰亂破壞也少,早就是文學藝術家聚集之地;宮廷里也設有“圖畫院”,所以無論是人物畫、山水畫或花鳥畫,都有顯著的成就。人物畫方面,可以周文矩和顧閎中為代表。周文矩的“戰(顫)筆”衣紋,在人物畫的技法中可算是開創了一種新風格。花鳥畫方面,以徐熙為代表。山水畫方面以董源和巨然為代表。他們倆人生活在江南,都善于描繪江南山水秀麗明快的特色和氣氛.繪畫史上稱他們為“江南派”,善于表現平淡天真的江南風景,尤能體現風雨明晦的變化。這一畫派對宋元以后的山水畫有很深的影響。
五代的封建割據和混亂的局面,到北宋而歸于統一。因此,宋代是繼唐之后的又一個文化藝術的黃金時代。繼承五代皇家畫院而創立的翰林圖畫院,以圖畫開科取土,羅致天下的優秀畫家,重寫生,講法理,以十分嚴謹的藝術創作態度,精工細寫,為中國畫的寫實求真也作了很大的貢獻,促進了院內外畫家在藝術創作上的爭榮并秀。學畫必言北宋,許多佳作成為后世的典范。具體說來,宋代的繪畫有三大成就:
1.繪畫的題材范圍更為廣闊宋代繪畫的題材,從都市生活和農家生活的描寫,人物的肖像到描寫古代事跡的歷史畫,如李公麟的《兔胄圖》、陳居中的《文姬歸漢圖》等;從大自然的瑰麗景色到細小的花草甲蟲,無不被納入畫幅。宗教題材的人物畫在宋代初年,雖然還有很大的發展,但以后不在像過去那樣主要用來描寫神仙鬼怪或貴族生活,而讓位于描寫現實的民間生活和社會風俗的風俗畫,如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等。
2.山水畫和花鳥畫得到了蓬的的發展,出現了各種風格的畫派,成為來代繪畫中最突出的部分北宋初期最有代表性的山水畫首推李成和范寬,他們繼承了荊浩的以水墨為主的山水畫傳統,主要是表現北方雄渾壯闊的自然山水,與另一山水畫家關仝一起,被認為是“三家鼎峙,百代標程”的大師,繼起者有王士元、王瑞、燕文貴、許道寧、高克明、李宗成、丘納,但在具體的創作上,卻超過了前人。他的《林泉高致》是山水畫理論的重要著作。南宋李唐、劉松年和馬遠、夏圭合稱為南宋四大山水畫家。不再講求山川形勢的完整性,往往是突出某一個局部,加以集中和強化的描寫。北宋初年的花鳥畫受黃筌畫派的影響。過了近一百年后,趙昌、易元吉、崔白等人出,“黃派”的花鳥畫才喪失它的統治地位。宋徽宗趙佶執政的時期,是宋代花鳥畫進入全盛的時期。他大力發展了皇家的畫院,積極提倡花鳥畫,對促進花鳥畫的發展起了一定的作用。花鳥畫發展到了南宋,畫風大都精密細致,艷麗生動,畫小幅為最多。以林椿、李迪、毛益等人為代表。
3.繪畫的形式和風格更加多樣化卷軸畫的形式迅速發展起來,成為我國繪畫的一種主要形式。同時即有用作屏風和團扇、裝飾的小幅,也有像《清明上河圖》那樣規模宏大的長卷;既有富麗堂皇而工整細秀的花鳥畫,也出現了充分運用水墨、有很高概括性和抒情性的水墨寫意畫,如法常和尚的《寫生蔬果》。鄭思肖畫的蘭花都露根。人家問他為什么要這樣畫,鄭回答說:“土地已被人奪去了!”鄭借花草來寄托他的亡國之痛,這種“寓意性”,也是來的一個特色。
除此之外,還出現了新的傾向。北宋末南宋初的畫梅名家,楊補之的《四梅圖》卷,未開、將開、盛開、開殘四段墨梅,疏淡清幽,詩、字也很精妙,說明了繪畫藝術與詩詞、書法相結合的新傾向已經產生。早在北宋后期,有米芾的“濃墨”云山,在當時應是一種新技法,也可能是到南唐山水畫家董源畫派“用筆草草,近視兒不類物象”(見沈括《夢溪筆談》卷十七“書畫”)的啟示而形成的。同時我們又看到了比較工整的文同墨竹畫和蘇軾的“不求形似”干筆勾皴的“枯木怪石圖”等等,可以想象到那時所謂“文人畫”有著開始泛濫的趨勢。到了南宋“文人畫”就開始發展起來。梁楷非常粗簡的“減筆畫”傳給南宋末期的一些僧眾,對元明以來的水墨狂縱一路的人物,花鳥畫卻開了“先路”,影響很大。元代在繪畫方面,廢除了宋代盛極一時的畫院。許多畫家不愿意為元代統治者服務,隱居山林,以藝術來發泄自己對現實的不滿,這就使元代的繪畫藝術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從繪畫藝術和現實生活的關系來看,風俗畫日益衰弱,“文人畫”籠罩著藝壇繪畫題材范圍大大縮小,山水畫成為元代繪畫藝術的主要部門。和這有關的是“四君子”(梅、蘭、竹、菊)之類的題材,也就漸漸流行起來。趙孟頫雖然也兼學唐人青綠山水、工筆人馬,但他的墨筆山水以及竹木蘭石等,擴大了干筆勾皴畫法的范圍。米派云山以高克恭的繼承而流行起來。錢選學趙伯駒青綠山水,卻更拙樸,人物花鳥則比較工細,淡冶清秀,他還提出行家(內行)、利家(外行)畫之說,實際上就是“文人畫”與非文人畫之分。
黃公望專畫山水,有墨筆勾破和淺絳著色等多種畫法,技法上繼承趙氏而有所發展,其追隨者有陸廣、馬琬等人。吳鎮山水學董、巨圓潤之筆。倪瓚多用側鋒淡墨,山水構圖又比較復雜。這四個人被稱為“元季四大家”。除他們之外,著名的元代畫家還有錢選、王繹、李囗、柯九思、王冕等。在畫史上尤以王冕擅長墨梅最為有名。
2.從繪畫藝術的創作傾向來看,寫意之風特盛不論是花鳥畫,還是山水畫,都是這樣,這是元代主要流派的共同特色。同時講究詩、書、畫結合的風氣也日益流行,倪瓚每幅畫上常常有很長的題跋來增強繪畫的效果。這種風格在以后的文人畫家中,有無數的追隨者。
3.元代的壁畫藝術也十分興盛這些都是勞動人民和民間藝人創作的。例如山西洪洞縣廣勝寺明應王殿內的元代壁畫,內容不僅涉及宗教的題材,而且極其生動地描繪了元代戲劇演出的情況。山西永濟縣永樂宮的壁畫,更是元代壁畫的杰作。
明代繼承宋制,重立畫院。從洪武、永樂到宣德、成化、弘治時期,基本上形成了三大體系,即繼承元代水墨畫法的文人畫,宮廷院體畫,活躍于江浙一帶民間畫壇的浙派繪畫。在這三部分繪畫中后二部分起著主導作用,影響較大。但此時期的統治階級極端專制,畫家稍不留心,就會受到打擊。如戴進《秋江獨釣圖》里畫一個垂釣人穿件紅袍,被認為是對做官人的污蔑而遭到了迫害。加以統治階級有意識地提倡復古,一般的畫家大多以模仿宋人為滿足,于是反映現實生活的人物畫和風俗畫進一步衰落,文人的繪畫則繼續向著寫意、水墨方面發展。但是民間的繪畫藝術,還在健康地發展著。除了歷史悠久的壁畫藝術以外,版面插圖和民間年畫,由于無明兩代戲曲、小說的成就,為它的發展與繁榮創造了有利條件,所以得到蓬勃的發展,給明代的的繪畫藝術輸送了新的血液。
明代人物畫,萬歷年間有丁云鵬、吳彬,較后有崇偵年間的陳洪綬、崔子忠。陳氏亦兼工山水畫,人物造型奇古,筆法圓健,自成一家,與崔氏并稱為“南陳北崔”。閩人曾鯨的彩繪肖像畫,流派甚為廣遠。尤其是陳洪綬對臨摹唐宋畫名跡既是老手也是高手,即使是鑒定專家亦難以分清。
明代的山水畫特點是各種畫派相繼而生。早期以浙江畫家戴進為代表的“浙派”山水畫為主流,作品大都雄渾勁健,奔放而有氣魄。其的成員還有吳偉和王履。明代中期沈周和他的學生文征明等人,主要是繼承“元四家”的繪畫傳統,風格相近,且都是蘇州人,稱他們為“吳派”。在明中期以后,“吳派”取代了“浙派”的地位。“吳派”弟子很多,影響也大。明代后期,董其昌是一個重要的“吳派”山水畫家和書法家,并用書法入畫,所以明代后期有很多畫家都受他的影響。
明代的花鳥畫風格也比多樣,畫派也多.主要的派別有邊文進、呂紀、陸冶等經黃筌為師的“妍麗派”,林良的“寫意派”,周之冕的“勾花點葉派”,陳淳、徐渭的“水墨寫意派”等。“妍麗派”在明代前期影響較大,后來日益衰退,而讓位于“水墨寫意派”。“水墨寫意派”從宋元時代開始發展,到了明代中后期成為一種風尚。同時“四君子”一類的題材在明代十分流行。在文人畫家中,用水墨寫意的方法畫蘭、畫竹,成了一種普遍的風尚。
壁畫藝術,在明代不如過去那么興盛,但在勞動人民的辛勤努力和創造下,仍在繼續發展。最著名的是北京西郊法海寺的宗教題材壁畫,具有工麗嚴謹而又奔放的特點,很明顯地繼承了歷代壁畫藝術的優良傳統。
清代初期,即順治、康熙時期的繪畫,由于師承和區域關系,派別很多。王時敏和王鑒同受明末畫家董其昌的影響,繪畫風格相近,以氣韻蒼潤為其特點,稱為“婁東派”,王翚是王時敏和王鑒的學生,善于臨摹宋元名家繪畫,以簡淡清秀自成一家,稱為“虞山派”;王原祁是王時敏的孫子,繼承家學筆墨技法,工力很深。吳歷和惲壽平都和王翚相近,互有影響。揮壽平后來專門畫花鳥畫,以細秀嚴整的風格自成一家,稱為“常州派”。“四王吳惲”的繪畫盡管風格各有不同,但都有一個共同的傾向,那就是他們以學習古人繪畫為主,注重筆墨技術,工力都很深厚,博得了統治者的賞識,被推崇為清代繪畫的“正宗”。“婁東派”和“虞山派”的傳布,在清代極為廣遠。
清代初期的畫壇,除了“四王吳惲”外,有獨特成就的名畫家還有四僧——朱耷、石濤、石溪、弘仁。他們都是明代的皇室或遺民,都—一出家當和尚。石溪山水大都用筆蒼禿,學元人而變化較大;石濤構圖更奇險,筆法峻拔。二石都自成一家。石濤又兼工花卉、蘭竹,放筆不拘一格,十分恣肆。八大山人朱耷,用極簡樸的筆法畫花鳥,和石濤的墨法基本上都接受了徐渭的遺法。八大山人的山水又學董其昌,在構圖上比董變得更為奇險一些。他們四人在藝術創作上都敢于革新、創造,專和“四王吳惲”一派的畫風作斗爭,并影響到以后的“揚州八怪”,以至近代的齊白石等著名畫家。和“四僧”同時的名畫家如龔賢、傅山等,也都獨標一格,不拘成法,頗有創造精神。
清朝中期即雍正、乾隆時期,是清王朝的所謂“盛世”,一方面統治更加嚴密,文字獄層出不窮;另方面由于城市工商業在明代的基礎上繼續發展和活躍,繪畫藝術在一些新的城市中得到了發展,因而產生了一個著名的具有革新精神的畫派——“揚州八怪”。主要是指清代乾隆年間,活躍在揚州畫壇上風格相近的八個畫家,即汪土慎、黃慎、金農、高翔、李鮮、鄭燮、李方膺、羅聘等八人(另一說是指李鮮、金農、羅聘、鄭燮、閔貞、汪士慎、高鳳翰、黃慎)。這八個畫家,大多以畫花鳥為主,黃羅二人成就最高。雖然成就不等,但大都木受當時處于正統地位的“四王”一派繪畫的種種約束,強調獨創精神和個性的抒發。所以被正統的畫家看作“揚州八怪。”
同時各地區還有一些著名的山水畫家,如金陵的龔賢,以用墨見長,濃淡層次特多,與眾不同。當時還有樊圻、鄒喆、吳寵、高岑、葉欣、胡慥、謝蓀等七人,合稱“金陵八家”。七人的畫法比較工致而大都用筆方硬,和龔氏全不一樣。新安山水畫家,大都用枯筆勾皴而少渲染,如程邃、戴本孝、弘仁、梅清等,大都喜歡畫黃山風景。嘉慶道光間的山水畫家有被稱為“丹徒派”的張全崟、潘恭壽等,又有杭州的錢杜,都從明“吳門”沈文派變出,張氏工整而濃重,錢氏細密而清秀。稍后則有蘇州劉彥仲、杭州戴熙的山水畫,前者出自“吳門”,后者出自“虞山”,戴氏尤畫小景,劉氏人物畫相當工能。咸豐同治以來,任熊的人物、山水、花卉學陳洪緩而有所變化;趙之謙專攻花卉,濃冶蒼勁;僧虛谷用逆筆畫花卉等,別具風格。任頤是任熊的傳派,晚年更為縱逸,人物、花鳥都很擅長。吳昌碩花卉則以蒼勁見稱。這些人大都在上海居住賣畫,因此統被稱為“海派”,其實并不完全是一個系統。
清代有影響的畫家,除了上面所說的一些人外,還有著名的花鳥畫家蔣廷錫、鄒一桂;精于“界畫”的袁江;清末著名人物畫家有禹之鼎、焦秉貞、改琦、費丹旭,以及創造“指頭畫”的高其佩,傳者有李世悼、朱倫瀚等人。高鳳翰晚年右臂病廢,改用左手作書畫,又是一種風格。改琦西域人,擅長畫人物、仕女、佛像,畫風優美而有骨力,現在我們能看到的《紅樓夢》人物圖是他的代表作。禹之鼎、焦秉貞、費丹旭擅長畫肖像,尤精于仕女畫。他們大都采用工整的西洋畫法,重色彩,重光影,而不太重視用筆,展示了中西融合的新局面。
民間年畫在明代有新的發展,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年間,達到了一個高潮。蘇州的桃花塢、天津的柳青和山東濰縣的楊家埠,是清代民間年畫的主要生產中心。年畫的題材內容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為封建統治階級服務、宣揚封建思想和封建迷信的,如門神、灶王爺等。另一種是反映現實生活、表現人民群眾的思想感情和愿望的,如耕織生產、春牛圖、娃娃畫等。后一類體現了我國民族藝術風格和群眾的欣賞習慣,所以最受群眾歡迎。
清代繪畫藝術從總的趨勢看,大多偏重山水畫和花卉畫,人物畫顯著的衰落了。而在人物畫中肖像畫竟和一般的人物還截然地分了家。

 
公司熱線:010-65183090 6518466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北京市長安街恒基中心辦公樓二座4樓401室(長安街與北京火車站交口處 地鐵一號線建國門站下車)點擊進入>>>>>>


fg美人捕鱼技巧
后二五码倍投方法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pk10直播 最新时时销量排行榜 二人麻将赢钱技巧 天成娱乐 3d计算下期6码 北京赛车pk10直播皇家彩世界 控制重庆时时彩开奖 足球比赛直播 稳赚不亏 快三和值技巧选号口诀 北京pk10赛车官网下载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时时彩后二大底软件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规律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走势